他乡之石

【学习精华】大师理论系列---勒•柯布西埃

发布时间:2016-3-7 16:56:14来源:本站

 
 
1、勒柯布西埃简介

勒•柯布西埃(LeCorbusier)1887--1965年,是现代建筑与城市规划、城市设计大师,也是一位怪杰,他一生都在不断地执著追求,大胆创新,有时甚至于是惊世骇俗,令人难以接受。但他的敏锐的感觉,把握时代精神脉搏的能力,


 

 

勒•柯布西埃 柯布西埃(LeCorbusier)1887--1965

使他的理论与作品,常常站在世界前沿,对后代产生巨大的影响。他在城市规划与设计方面的理论,也和霍华德的“田园城市”理论、赖特(FrankLloyd Wright)的“广亩城市”(Broadacre City)理论一样,被称为20世纪三个最主要的“空想主义城市”(Urban Utopia)理论。但他的观点与前者截然相反,主张依靠现代技术,更集中建设城市,可以解决资本主义大城市的种种弊端,因此他的理论又被称为“集中主义”城市理论。勒•柯布西埃城市设计理论与实践内容很丰富,影响范围也广。


 

     2、勒柯布西埃的城市设计理论

    勒•柯布西埃于1887年10月6日出生在瑞士一个最负盛名的手工业小城拉•香德方(LaChaux-de-Fonds),这是瑞士境内最著名制表业中心之一。由于欧洲工业化迅速发展,使这类传统手工业陷于衰退和危机,因此勒•柯布西埃从小就遇到这样一种挑战和选择。是继承其父业致力于过去传统艺术(勒•柯布西埃的父亲是一位刻制手表外壳的大师),还是倾向于势不可当的新的工业技术。他一生执著追求就是这样一种冲突的结果。而他所在那所实用艺术学校的启蒙老师勒•泼赖顿尼尔(L′EPlattenier)也很早就发现了勒•柯布西埃的天才。1902年,才15岁的小查尔斯所刻制的表壳获得了都灵国际博览会奖。他的老师夸奖他将来会成为一名建筑师。以后他到意大利、布达佩斯、维也纳去旅游,最后于1908年春天到达巴黎。在那里他遇到了第二个老师奥古斯特•佩雷特。对勒•柯布西埃后来道路产生了很大影响。佩雷特是一位工程师,特别热衷于刚刚问世的钢筋混凝土技术,他深信技术是建筑与社会未来的希望。勒•柯布西埃在佩雷特那里学到了过去忽视的数学、机械和材料科学等。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为了加速战后重建工作,勒•柯布西埃设计了一种工业化的住宅建筑体系,称之为“多米诺”住房(Dom-Inohouse),这种建立在钢筋混凝土结构上的大量性建筑体系,第一次摆脱了承重墙结构体系,室内空间也可以自由分隔。勒•柯布西埃解释他这种创新不但用最少的标准构件,最简便办法建造起来,并且从艺术上也能创造出一种新的美学基础,对这样一类个体建筑组合在一起会产生一种群体上的和谐和均衡,一种几何体的有机组合美,个体是单一的、标准的,组合是多样的、丰富的,这种新的艺术思想是勒•柯布西埃自1908年就开始追求的,他把建筑师的感觉和工程师的精确结合起来,这是工业化时代对建筑的要求。
  在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上他也在探索,田园城市理论也对他有启发,但他从来没有抓住霍华德“疏散”理论这一实质,相反,他是从技术角度探索如何建立人类理想新秩序。

  1916年勒•柯布西埃成为巴黎市民,巴黎的繁荣和重要,工业与艺术的集中,社会精英荟萃,都给了他很深的印象。另一方面他又深感城市拥挤,道路狭窄,效率很低,环境嘈杂,他就开始蕴酿并创造一个崭新的理想城市模式。就在这时,勒•柯布西埃经老师介绍,结识了年青画家A.欧曾方(AmédéeOzenfant)他们共同合作进行“立体主义”和“纯粹主义”的艺术创作,他们追求一种纯粹的形体,原始色彩、和谐均衡,一句话在工业时代的古典艺术,他们运用多视点透视,正常物体的变形等手法,变换着他们的艺术风格,他们还创办了一个杂志《新精神》,他发表了不少论文,并正式用勒•柯布西埃的名字,也是在这里,勒•柯布西埃提出他的名言“房屋是居住的机器”(A houseis a machine to live in)。当然,他并不相信房屋真如机器一样,他强调的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上的创造”(A purecreation of the spirit),是一种兼有功能和精神上的想像。

  勒•柯布西埃还认为建筑必须创造一种新的社会上的和谐,也和其他空想社会主义者一样,他们的城市设计是要解决城市社会问题,要为人类创造一种新的社会秩序。

  以上简单介绍了勒•柯布西埃成长道路,以便于大家更好地理解他的创作思想和理论,他一直想进入著名的法国巴黎美术学院学习,但始终没有进得去,他是自学成才,在实践中、在矛盾中锻炼了他的能力,丰富了他的想像力。

     《明日的城市》这本书发表于1922年,最早是应邀为巴黎1922年秋季沙龙举办的城市展览所做的一个理想城市方案,取名为“300万人口的现代城市”(Contemporarycity for three million people)这个规划展示了他对现代城市的伟大设想。它不仅是物质空间规划,而且是对现代城市社会的一个回答。在他的规划中希望创造一个人、自然和机器都得到协调的完美的环境。由于这是一个纯粹理想城市设计方案,勒•柯布西埃把它比之于科学家在实验室中所作的那样,建立一个严格的理论上的城市结构。因此没有任何自然和现状条件限制,在一个完全平坦的用地上,他设计了一个严格对称的网格状道路系统,两条宽阔的高速公路形成城市纵横轴线,它们在城市几何中心的地下部分相交,在中心部位矗立起8幢60层的摩天大楼,大楼周围是绿化、商业和服务中心,它的地下又是一个铁路、公路、停车场等复杂的交通枢纽,地面上还有机场。在这中心外围是对称布置的另外16幢60层摩天大楼,总共是24幢摩天楼,可住40万居民。在摩天楼四周规划了大片居住区,由连续板式豪华公寓组成的公寓式住宅可住60万居民。在板式住宅区外边则是花园式住宅区,连同中心城市四周卫星城可提供200万人居住。在方格网道路系统基础上,他又规划了很多相互交叉的放射形道路,为城市各功能分区之间及卫星城之间提供最直接便捷的交通。勒•柯布西埃的指导思想是改造城市,改造社会,要创造一种人类空间新秩序,他提的秩序就是分类。在规划的现代城市中,工业、居住、办公每项都按功能分类各占一个部分,就像一座工厂一样,首先是按不同功能加以分类,再用最便捷的交通把彼此连系起来,而交通系统则是城市生命所在,因此速度就是城市成功之母。 


   勒•柯布西埃是一个技术管理主义者。这个理想主义城市设计方案处处体现了技术管理至上的思想。

     1. 市中心24幢摩天大楼是城市的心脏,是办公地点,最重要的技术专家集中在这里发号施令,管理着城市和整个国家。事实上,摩天大楼是城市,也是国家的“大脑”,他们运用空间和时间上的一切手段——电报、电话、无线电、银行、交易所,以及工业生产的决策机构和财政金融技术与商业。勒•柯布西埃所描绘的实际上就是垄断资本,金融寡头及其代理人是现代城市的主宰,他很敏锐观察到这一点,而且是积极支持倡导的。勒•柯布西埃继承了18世纪末19世纪初伟大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ClaudeHenri de Saintsimon 1760-1825)的理论,圣西门设计的社会组织新体制是工业体制,主张由工业家、科学家、艺术家组成社会精英(Elite),由他们来组织社会大生产和学习,领导政府。这正是勒•柯布西埃所提倡的这三类人,所以人们又称柯布西埃这套主张是新圣西门主义。

  2. 居住区规划设计。勒•柯布西埃也是继承了圣西门传统,一方面住宅建筑必须是大量建造,要为每一个人提供居住条件。另一方面这些房屋又不是一样的,住房的位置和条件是按照每个人在社会生产和管理中的地位而决定的。精英们住在城内豪华的高层公寓内,他们的下属人员则住在郊外或卫星城的花园公寓内,工人们则住在郊外。因此居住是按等级划分的,这种花园式公寓设计成连续板式,户外有大片绿地空间(占居住用地的85%)。每套住宅占2层,各有一个小的空中花园(hanginggarden)。这样保证了每户的私密性和安静,但这是大量建造,即在钢筋混凝土板式结构体系内安置了一套跃廊式别墅公寓(Vila apartment),勒•柯布西埃还为公寓设计了完善的服务设施,解决了吃饭、洗衣、购物等需求。
  3. 道路交通。勒•柯布西埃认为高效、便捷的交通和通讯是现代城市的生命,因此他在设计中规划了一整套现代化交通和通讯体系。包括航空、铁路、高速公路、城市道路、支路和步行街、地下道等,并考虑了立体交叉、停车场、停机场等等。勒•柯布西埃认为城市活力来自交换(Exchange),交换思想、交换信息、交换知识才能、交换工作。这些只有在几百万人的大都会才能做到。运动是城市的生命,速度是最主要的。所以城市中心应该是一个最发达的交通枢纽和信息中心。城市郊区和卫星城与城市中心应有便捷的交通连系。

  4. 绿化和城市空间艺术。300万人的现代城市设计方案十分重视绿化,一方面是要考虑居民八小时以外闲暇时间要很好安排,因此在市中心绿荫中设计了多层文化服务设施,包括剧场、音乐厅、艺术画廊、咖啡店、餐厅、时装店等等。另一方面整个城市是一座大花园,有中心大片公园绿地,摩天楼也矗立在绿地中间,豪华公寓也包括着宽阔的绿色空间,卫星城和花园式住宅更是座落在绿树花丛中。城市绿地占了总用地85%,因此后代有人评论他这一城市设计“不是城市中的公园,而是公园中的城市”。

对于城市空间艺术,勒•柯布西埃也十分重视,但他反对传统式街道和广场空间布局,他追求的是人工和自然的有机结合,他所设计的城市格局是严谨规则的城市格网和大片绿化相辅相成;是绿化空间中富有雕塑感的摩天楼群;是几何形体之间的协调与均衡。这和他的立体主义和理性主义绘画作品一样,是一种纯粹的美,体现了空间与时间、空间与运动这样一种现代艺术观。他所设计的二十多幢拔地而起的60层摩天大楼,形成了城市中心的最主要艺术形象,如封建时代的王宫、中世纪教堂一样,代表了城市的精神主宰。勒•柯布西埃把他这一设计方案称之为“
明日的城市”,它宣告了一个反映“集体精神”“市民骄傲”的新时代的开始。他的思想受到了20世纪初美国一些大城市如纽约、芝加哥的启发,他赞赏那里的摩天楼和新技术,因此著名城市历史学家芒福德讥之为“昨日的明日之城市”(Yesterday′scity of tomorrow)(1962年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


 

         3、沃埃森规划平面(Plan Voisin)   勒•柯布西埃“明日的城市”方案是一个纯粹的理想模式,是“在画图板上组织世界”,因此当他运用这套理论解决实际城市问题时,就遇到了矛盾。他于1925年开始探索巴黎改建问题,这就是“巴黎沃埃森平面”(PlanVoisin for Paris),他在拥挤的塞纳河右岸闹市区选择了一块约2平方英里的巴黎心脏地区进行规划,将其彻底铲掉,改建成由数座花园和豪华公寓所包围的18幢摩天楼,中间还有一条高速公路穿过。这样一个大胆的惊世骇俗的城市设计方案一出台就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第一,认为他这种荒谬的在市中心彻底改建和过份集中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地价最高也最难改造。

  第二,他设计的非人的尺度和极大的空间,彻底破坏和消灭了巴黎饶有兴味的街巷和丰富多采的市民生活,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第三,他完全破坏了巴黎建筑传统和风貌。

  对于这些尖锐批评,勒•柯布西埃有他自己的辩解。首先,他认为沃埃森规划是继承了巴黎城市建设的传统,巴黎在路易十四时代,在拿破仑时代,特别是豪斯曼改造巴黎的规划为巴黎城市现代化奠定了基础。因此沃埃森规划是适应汽车和摩天楼时代的需要;

  其次,他认为巴黎这些街巷,又窄又拥挤,既不给人欢快,也毫无秩序,更满足不了企业需要,他称这种通道式街道是“死器官”,已不能满足现代化功能。而他所设计的沃埃森规划,是创建一套多层步行道系统,首层是宽阔林荫道,装饰有喷泉、咖啡座;第二层是商业街;第三层是绿化道。人们看到的树海和高耸摩天楼,这样的步行系统使巴黎变得更富有吸引力;

  第三,他不是一个不要文化传统的野蛮主义者,他要保留不少古迹,但让他们座落在绿化中,就象博物馆中的文物一样供人欣赏。

  最重要的是实现他的规划要经费,他找到了雪铁龙汽车公司老板,对他讲“汽车毁掉了这座城市,但汽车今天必须救活这座城市”。他想通过资本来实现他的愿望,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违背了“利润”这个最主要的客观规律。


        3阳光城 (The Radiant City)  

        勒•柯布西埃的沃埃森规划失败以后,他又在追求实现他的新理想的方案,1933年规划的“阳光城”,就是他的城市设计理论上的第三个里程碑。与前两者不同,他把目光转到一种新的社会组织——辛迪加Syndicat)这是一个由劳动者、白领阶层和工程师们组织起来管理自己企业的社会组织。由辛迪加选出他们自己的代表,由这些代表组成地区(贸易)议会,由议会来管理整个地区,由这个议会会同他的专家顾问制订并公布城市规划。他认为这样一个组织既有广泛性,又有权威性,更符合他的“有秩序的社会管理与个人及家庭的自由和积极参与”理想。在阳光城平面设计中,城市行政管理中心移至城市最上端,象征着人体头脑部分,下面是工业区。此外在居住区内住宅等级划分也有了改变,这一方面是由于辛迪加内成员地位是平等的,另外也由于勒•柯布西埃1935年到美国访问以后,对城市贫富在居住上的差别悬殊感触很深,因此决心规划一个“所有阶级的人类城市”,在住宅设计上强调以人的生理需要、卫生条件作为起码要求,创造所谓“人的尺度”,他还注意到家庭工作和休闲两方面功能。男女之间的平等,主张建设一整套社会服务体系。


 

 

 

                                                                                                     光辉城市

    通过以上三座城市设计方案,可以看出勒•柯布西埃城市设计思想有以下几个主要特点,也是其积极方面并对后代有深远影响的:
  1. 承认大城市特别是它的中心在经济、社会、文化上的重要性。它的集聚功能不能被替代,对它的矛盾不能采取回避态度,而是应当通过技术手段加以解决,使其在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2. 现代化城市是一个高效的城市,是一个交通信息十分发达的地区,因此新的城市设计要体现出这一特点,效率和速度就是城市的生命。

  3. 现代化大城市拥挤、环境差,因此要增加城市绿地,提高环境质量,城市住宅既要体现大量建造,又要解决好生活舒适、服务齐全和向社会化方向前进。并通过密度来解决拥挤问题。

  4. 现代化大城市在空间艺术上要有新的追求,要寻找能代表时代精神的城市风貌和象征。

  这些指导思想说明他是予见到工业化时代对大城市提出的基本要求。他的缺点是脱离现实社会最基本矛盾——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片面想从技术、管理上来解决繁杂的城市问题,这样就不能不陷于空想。他的过份理想主义,否定传统,否定历史继承,也使他的光辉思想,蒙上一层虚无主义的灰尘,使人难以接受。


 

       4、勒柯布西埃城市设计理论及其影响  
      国际现代建筑协会(Congre′sInternationaux d′Architecture Moderne,简称CIAM)成立于1928年,它是由第一代现代建筑大师勒•柯布西埃、格罗庇乌斯(Walter Gropius)、阿尔托(Alua Alto)等人倡导组成。它的目的是要把“建筑建立在真正的基础上,即经济和社会的基础上”,反对当时盛行的学院派建筑和城市设计传统。从1928年于瑞士召开第一次会议以后,几乎每隔一、两年就召开一次年会,至1956年共召开了十次会议。每次大会都有一个主题。1930年布鲁塞尔会议(第三次年会)开始把重点转到城市规划与设计方面,提出有效使用土地问题。1933年在希腊首都雅典召开第四次年会,主题为“功能城市”。会议结论性文件就是著名的《雅典宪章》,对现代城市规划与设计产生过巨大和深远的影它的基本论点将城市功能划分为居住、工作和游憩三大部分,并由便捷有效的交通体系将其连接起来,这是勒•柯布西埃有关现代城市的观点。
  《
雅典宪章》重点贡献还在于把城市和区域联系起来,城乡彼此融为一体构成所谓区域单位,它包含了地理和地形的特点;经济的潜力;政治和社会的情况。这些因素又是互相联系彼此影响的,并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社会政治经济的改革而不断变化的。这是继承了20世纪初盖迪斯(Patrick Geddes)人类生态研究中的论点。在分析城市四大活动功能时,《雅典宪章》称“居住是城市的第一个活动”,要求“把居住区放在城市最好地区”;“要根据不同地区制订出不同的人口密度”;“在高密度地区应利用现代建筑技术建造高层集体住宅”;“留出较大空地作为公共文体活动并获得阳光、空气和景色”;“住宅区应规划成安全、舒适、方便、宁静的邻里单位”。这里面很多建议都反映出勒•柯布西埃的观点。对其他几项活动的分析与建议也大致如此,特别是有关城市交通,《宪章》尖锐批评了学院派城市干道规划为了追求纪念性的效果和排场,常常使交通情况更为复杂。它要求按功能和行车速度规划道路,并把居住建筑用绿带与车行干道隔开,都体现了勒•柯布西埃主张,对今后城市规划无疑也是影响很大的。《雅典宪章》也提到了有历史价值的古建筑和地区的保护,但调子比较低,只是强调保留“真能代表某一时期的建筑物”,“在一切可能条件下,所有干路避免穿越古建筑区,不增加交通的拥挤,也不妨碍城市有机的新发展”。这和勒•柯布西埃把城市文物古迹当作博物馆中展品陈列的观点也是一致的。此外,《雅典宪章》还强调,构成城市有机各部分的大小范围,“应该依照人的尺度和需要来估量”,以及“城市计划(即规划)是一种基于长宽高三度空间而不是长宽两度的科学,必须承认高的要素”,也即城市设计是三度空间的科学等等,都和柯布西埃历来主张是一致的。因此,可以说《雅典宪章》是理性主义城市规划与设计理论的产物。它的思想根源是古希腊的理性主义,但和20世纪现代技术结合起来,成为一种新的理性主义。这也就是勒•柯布西埃在《明日的城市》中称之为“技术主义”(technocratic),即把建筑师的丰富想象力和工程师的发明创造巧妙结合起来,创造人类的理想城市。但《雅典宪章》也有不足之处,主要表现在对城市是一个复杂的整体,是一个历史的延续,是一个千百万人民自觉和不自觉的参与的结果认识不够,过分强调功能区分,强调规划者的主观意旨,因此在以后社会实践中逐渐暴露出它的弱点,孕育着对它的批判和否定。先是有50年代末的“第十小组”理论,后又有70年代末的《马丘比丘宪章》,这就不足为怪了。
  1937年C.I.A.M.在巴黎召开了第五次年会,主题是“居住与闲暇”(Dwelling and Recreation),会议报告集经述特主编成一本书名为“我们城市能否生存?”(Can Our City Survive?)的书。城市中拥挤居民如同罐头中的沙丁鱼,十分形象。这是一本颇有影响的书,反映了C.I.A.M.与勒•柯布西埃有关现代城市中居住与余暇生活环境的主张。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